【三山】信中你

卡了很久的一篇,写的实在是感到逻辑混乱orz中间删删减减最后也不知道主线是什么。

本来的名字叫做等待,思考了很久换成了现在的这个。

原本只是想写没有极化的爷爷等着极化被被回来的那四天发生的事,结果还是变得微妙了起来。并且更作死地是采取了爷爷视角……对不起我真的不会写爷爷我自闭了orz还有特别想写的情话最后也没有直接说出口

OOC有,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以下

信中你


对三日月宗近来说,等待是习以为常的事。

等待送到桌子上的茶点心,等待被热得正好的茶,等待放在枕边被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等待所有日常又顺理成章的事。他坐起身来,对它们还有他们露出一个不能再熟悉的笑容。

再漫长...

2019-01-06

【三山】产糖

是一篇完全没有逻辑的肉,其实只是想要练笔一下肉,我尽力了orz

灵感来源于之前的刀剑农村,我是说农场

大概是手合中发生的一些可能不太应该发生的事,那个什么,金平糖产出需要强烈的灵力碰撞的私设有。

OOC非常有

为什么我的肉看上去没有灵魂orz(要什么灵魂

2018-11-12

【小田原组】城破之夜

一时心情激动随手打了两千字,大概就是江雪本科和被被之间一个短篇故事,改都没改所以稍微有点粗糙见谅。

小田原组真的好吃。我真的想看小田原啊(尖叫

自设大概这时候的本科和被被都还没有取得山姥切的名字,因此性格还没有那么扭曲,称呼也还算正常。

无cp向


城破之夜

虽然已至夏日,但此夜的小田原城也并不感到炎热,恰巧相反,所见处处尽是寒意,这大概也与城中的人心相关吧。

纵然单纯的城民还陶醉在天下第一坚城的美誉里,或是捂住耳朵不去听也不去想外面的二十万大军,依然有人在悄悄说着城破的话,眉宇间全是担心和忧虑。

这当然也影响了坐在最高位的那对父子,怕不是连心里也全是死气了。难道还想要拼死一搏...

2018-11-04

【三山】名存实亡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我本丸发生的某两把刀沙雕的恋爱经历和整个本丸围观兼吃瓜并差点把审神者噎住的惨痛故事。

他们真的很傻,我说完了。

可放心食用W

巨型OOC有,请慎入观看。

没问题以下


“……兄弟,抱歉,你能再说一遍吗?”

堀川国広,年龄不详,目前遭遇了人生中屈指可数的重大思想冲击且身边没有兼桑能给他一点建议,另一个兄弟山伏国広正在山里修行,短时间回不来。他的兄弟之一,这个本丸的初始刀,目前规规矩矩地坐在榻榻米上,披着的破布看上去有一周没洗,正一字一句,勉为其难的地重复:

“我可能和三日月睡了。”

外面是阳光灿烂,而胁差少年眼前一黑,心说兼...

2018-09-01

【三山】山樱

根据刀舞四的repo以及对被被极化修行和对某位城主的猜想胡写的刀舞背景的一篇文,也算是填了当时立的FLAG(你)

全篇大概都是瞎猜(X)并且十分的意识流ORZ

这篇被被和爷爷的关系应该算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换句话说根本就没有谈恋爱

OOC注意

能接受的以下


距离山姥切提出修行以后已有几个月了,或许更久。

“提出”修行——这词并不准确,这场本丸的浩劫差不多可以宣告结束的时候,长谷部对着沉默的他只说了一句话:

“你想要去修行吗?”

山姥切下意识回答:“这是审神者才能决定……”

“你想去吗?”长谷部重复。

山姥切并不能辨别出主命至上的打刀眼中充溢的是...

2018-07-09

立个Flag,要是这次悲传 不知道杜鹃鸟是不是真的打结了 疯狂发刀甚至有爷被杀阵,最后Be,那我下次就写一篇刀舞背景的玻璃渣
如果没有Be我就开个车
如果有爷被激情告白.AVI(不 我就……我就产爆,不管什么都产爆
总之怎么看都是产爆的节奏
末满逼我死我不得不死

2018-04-20

【三山】冬眠

从花丸被被体温偏高到设定集里面说爷爷似乎怕冷而开的脑洞W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这样一篇设定非常科学的小短篇。

总之写作双向暗恋读作两情相悦,可放心食用W

OOC请慎入(这么少女真的好吗)

没问题请向下


三日月开始冬眠了。

这听起来很奇怪,但审神者和药研确实没有更好的形容词来概括现在的情况:他体温严重下降,开始神志不清——虽然他在正常的日常生活中,也常常让人吐槽是不是患有老年痴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甚至能在出阵时也昏睡过去,这显然是一个大问题。

第一个发现这个现象的是他同队的山姥切国広,机动较高的打刀在猛击砍掉自己面前敌人后一气呵成地把同时倒下的太刀捞在怀里,三日月脸色...

2018-03-23

【三山】Crush(2)

前文在这里:

Crush(1)


每天都在龟速码字结果文字朝着意识流狂奔而去我该怎么办.jpg

是我流被被和我流爷了,OOC属于我

希望能描写点初恋般美好的东西结果ORZ

没问题的话以下


山姥切国広不喜欢三日月宗近,准确来讲,形容成不耐受更好。如果要再详细描述症状的话,就是他一听到三日月的名字都会头疼眼花,严重时会有暴躁倾向。

这种症状当然不是天生的,和那个每次已经陷入魔障状态,睡觉时说的梦话都是三日月的审神者有莫大的联系。作为一个称职又忠诚的近侍,他当然愿意满足审神者的所有愿望,尽他所能——锻不出来绝对不是他不想。

只是偶尔还是有那么一丝失落:是我不够好吗?所以审神...

2018-03-17

【三山】Crush(1)

根据自家本丸经历改编而成W

是傻fufu二人组了(不是),简要概括下,就是两把刀都不太懂人话。以及各有各的mypace能顺利交流真是太好了。

以及虽然,说是,根据自家本丸改编,但这篇是刀,是刀,是刀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往下233


三日月宗近来到本丸的时候是一个冬末。外面刚刚融雪,却并不让人觉得寒冷。锻刀房的火散发着暖气,房间里等候的一人一刃身上也为了御寒套了披风。但这样的暖意,并未传递给初获人身的三日月宗近。

他最开始注意到的,不是兴奋地快吐了的审神者,也不是旁边佯装冷静的近侍刀,而是悬挂在雪里枯枝上的灯笼,像冰透过萤火一般散发着黯淡光辉。

那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冷光。

他在...

2018-03-04
1 / 4

© 明满纸是 | Powered by LOFTER